行业资讯

而且今天可是休息日

在幽静的月光下,诵念古老的魔法。告别绝望的今生会聚,祈祷来生的热烈再会。望着天上血红的满月,开始最后的咒语。舍弃我不再留恋的生命,为你的幸福而真心祈祷。化灰而飞,化风而吹,化泪……而碎……我在清晨的阳光中睁开眼睛,慢慢坐起来。当睡眼朦胧的用手揉搓着额头时,我发现身下的床铺已经被冷汗浸透了。最近的梦境越来越不象话,连续好几次都梦见自己为了某个人而惨死。无论过程多么感人都好,把同样类型的悲剧重复看个五,六遍换谁都会厌烦的。否则的话,几年前上映的《泰坦尼克》早该让纸巾脱销了。而且一闭上眼睛就要和死亡做伴也不是能让人觉得愉快的事情,我可是才二十三岁的有为青年啊,那些东西距离我应该还很远才对。“一定是雷蒙德搞的鬼。”我会做出这样的猜测并不是全无根据。三天前打败了lich鲁伯特,回到美铃事务所后圣者大人出人意料的要求和我单独谈谈。以为是要讨论lvf处置问题的我没有回绝的余地,便跟着他去了会客室。结果一进了房间雷蒙德就对我用了一大堆包括侦测邪恶(detectevil),明了阵营(knowalignment),真实目光(trueseeing)在内的法术,搞得我晕头转向。最后他还对我连用了好几次解除魔法(dispelmagic),确定没有效果后才摇摇头,在我莫名其妙的眼光注视下发问。“兰卡迪那,你的生日是哪天?”“一月十三日。”“兰卡迪那是你的真名吗?”“是啊。”雷蒙德像是调查户口般的盘问了我半天,并且把得到的回答全部记了下来后才放我走。满头雾水的我觉得自己简直是像是在被当成猴子耍,而且从那天起就连着开始做噩梦。考虑前因后果,除了雷蒙德外就没了其他的肇事嫌疑人。“但是,总有种很怀念的感觉哪……”我努力拼凑着残缺不全的梦境,找到了几个关键词。竖琴,少女,巨大的闪光,还有一把通体漆黑的奇形长剑。这些东西轮流在每个梦里出现,主宰着那些非现实场景的发展。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剑和竖琴,那种绝对真实的触感让我铭记五内,而且总觉得说不出的熟悉。“既然这样,就去读读《梦的解析》吧,继续伤脑筋实在不是办法。”反正也不是有多严重的事,没必要浪费太多的时间和脑细胞在上面。而且今天可是休息日,把美好的时光浪费在床铺上是不可原谅的。于是我赶快把不着边际的东西扫出脑海,很高兴的穿起衣服。刷牙洗脸,用过早餐就整装待发了。虽然已经不是学生,但偶尔去泡泡图书馆并不是什么坏事。而且现在不用再继续强迫自己去翻那些让人倒胃口的参考书,正好可以趁机拜读《作为意识与表象的世界》和《善恶的彼岸》等一些早就慕名已久的著作。遗憾的是良好的愿望总是难以实现就是了。“哥哥,你要去哪里?”刚收拾完桌子的金发少女跑过来抢走了一只皮鞋,于是我只好把今天的计划全盘供出。少女把皮鞋绕着食指转了两圈,然后甩到了地上。响亮的声音中她竖起了姣好的眉毛,同时对着我的鼻子伸出了弹劾的手指。“不准!”“为什么?”“哥哥你自己想想啊,已经多久没有陪我去逛街了?每次都让妹妹孤零零的一个人,还算得上什么好兄长?”这样的指责让我无可辩驳。从开始工作到现在生活发生了巨大的转变,焦头烂额的我确实大幅度的减少了和妹妹共处的时间。只是……我这么做并不是只为了自己啊。可惜丽丝汀只知道我的工作是当保镖,无法告诉她实情就无从解释起。渴望自由的我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期待缓兵之计能够奏效。“那么下星期……”“不可以!正确的事要马上就做才对,推三阻四,还有身为兄长的样子吗?”妹妹以强悍的语气打断了我,接着跑去快手快脚的换好了衣服。等到她拉着我跑出门时,已经习惯主权沦丧的我只好在心里向那些神往的书籍们告别。“叔本华,尼采,有缘再见了~”假如把一年看作人的一生,那么春暖花开的四月就是美好的青春时光。温柔和煦的阳光洒在身上,阵阵微风带来毫无寒意的清爽。果然偶尔出来走走也不是什么坏事,只可惜我并不是单身一个人在散步。能和美少女手挽手的逛街看起来似乎值得羡慕,但一旦得知了事情的真相,未免会让人笑掉大牙。心不甘情不愿的在繁华街上被人群挤压了半天后,真人龙虎斗注册网站我被妹妹拖进了一间门面豪华的服装店。“哥哥, 手机下载澳门新葡亰官网这件怎么样?”“啊, 澳门新葡亰官网在线开户不错。”“那么这件呢?”“嗯, 澳门葡京网上开户平台也很好。”我无聊的坐在服装店里的板凳上,以三分钟一次的频率回答妹妹的提问。比起兴高采烈的接受店员恭维的丽丝汀,自己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。难怪在以‘男人最讨厌的事是什么’为主题的调查中‘陪女人买衣服’能名列前五。这里是一半地球人的天堂,对另一半来说却是地狱。随便望去满眼都是五彩缤纷的服装,自认没有鉴赏能力的我只觉得头晕眼花。大概是看出我无所适从的样子吧,一个中年的店员便好心的走来和我搭话。只可惜他没有听清楚先前丽丝汀和我的对答,第一句话就让我啼笑皆非。“呵呵,小伙子,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真是令人羡慕啊。”差点一头栽下板凳的我苦笑着抬起头,告诉对方难堪的事实。“我们是兄妹。”“啊,啊,是吗?真是可惜……”错误的开头自然不会导致好的结果,店员只好喃喃着‘真是可惜’这句话退开,到旁边去重整攻势。不过回想起来,我和丽丝汀也不是第一次被误会成情侣了。如果不是特别说明过,别人根本就看不出我们拥有共同的父母。无论是发色也好,五官的形状也好,都没有什么相似之处。如果让遗传工程学的专家知道了,一定会大跌眼镜吧?“真是太可惜了呢。”听到走开的店员还在说着重复的话,一瞬间我忽然有了奇怪的想法。如果不是兄妹,就可以真的变成邻居们口中‘甜蜜的年轻夫妇’了吧?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,二十多年的共同生活经验,离婚率应该会很低……去去去,我在想什么啊?把不伦的念头驱逐出脑海需要拳头的帮助,在别人看来我大概和神经病差不多。好不容易让思路回到常轨上来后,我又听到了妹妹的召唤。“哥哥,这套好看吗?”“啊,不错……嗯?!”眼前的这套衣服可不是能随便敷衍的货色啊!尽管不知道设计者是谁,行业资讯我还是一下子被他的才能所折服了。丽丝汀穿着黑色的高领衫,在外面套着咖啡色的无袖背心。纤细的腰上配着土黄色的装饰腰带,再向下是风格简练的咖啡色百折短裙。高领衫的袖口一直遮到手背,使得整套衣服在简洁的风格中透露出可爱的气息。感觉上像是专门为丽丝汀设计的一般,充满现代感的式样配以端庄的色彩让人觉得活泼又不失高雅。如果因为我的口不对心而让丽丝汀错过了它,那也未免太可惜了。于是我立刻站起来问店员:“多少钱?”带着职业笑容的对方回答:“九百五十八,不过现在是促销期间,优惠价六百五十八。”虽然明白这个价格还是能为服装店创造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但我仍然毫不犹豫的摸出钱包,将衣服买了下来。一直以来因为家境的问题丽丝汀几乎没有像样的衣服,在咸鱼大翻身后的现在,是该好好补偿补偿她了。只是……这样一来我暗藏私房钱的问题也就暴露无遗。果然凡事都要在行动前多加考虑才行,这真是沉痛的教训啊。花了整个上午从街头走到街尾,丽丝汀又买了一双黑色的丝袜和咖啡色高跟短靴来配合那套衣服。自然,是罪大恶极的我付钱。即使这样,打扮一新的妹妹还是叨念个不停,折磨着我的耳神经。“哥哥真是不会买东西,连基本的杀价都不懂。如果不是哥哥答应得那么快,还可以再便宜好多。”“是是。”“那双皮鞋也是,要不是我发现有划痕,就买了次品啊。”“是是。”听了已经不知道重复过几遍的责备后,快崩溃的我便好心提醒妹妹可以对暗藏私房钱的问题加以批判。纵使谈话的基本性质不会变,但多点新意总是好的。不过妹妹眨了眨眼睛,给出了让我大为感动的回答。“不会啊,哥哥藏了私房钱是没错,但那也是全部的了吧?肯为了妹妹一起拿出来,果然哥哥没有花天酒地的才能啊。”天日昭昭,天日昭昭啊!含冤多时终于等到了平反的日子,想必当时我一定激动得双目含泪吧?“那么下个月的工资……”“还是要上缴!”“为什么?”“哥哥太没有理财观念了,与其浪费,还不如放在我这里比较好。”唉,果然……“另外再怎么说,哥哥也瞒着我偷藏了私房钱吧?感动归感动,可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哦。”“啊?”“下午请我看电影当赔罪。我肚子饿了,先去吃饭吧!”丽丝汀拉着我的手向前跑去,欢快的笑声从她口中流淌出来。一瞬间,我确实感觉到了幸福之神的垂青。但这样的日子可以维持多久呢?也许再过几年,陪伴她的就会是另一个男子了吧?能够像现在这样独占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我……确实应该珍惜才对。直到第二天上班,我身体的里里外外都还沉浸在兄妹之情的温馨中。被丽丝汀挽了一整天的手臂上还留着她的体香,脖子上似乎也还能感觉到被她柔软的发丝轻拂的感觉。尽管是自己的妹妹,和年轻漂亮的女性约会还是很愉快的事情。换上新衣服后的丽丝汀引来了无数惊艳目光,那是用来满足虚荣心的最佳养分。于是我哼着歌,迈着轻松的步伐来到了美铃事务所前。在我输入密码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到了大门旁,从上面走下来的是齐藤先生。“哟,早啊,兰。”“早,齐藤先生。”互相打过招呼后齐藤先生向着我走来,忽然他停下脚步,看着不远处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。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我发现一个清洁工正背对着我们在专心的打扫地面。不过他的动作很生疏,连拿扫帚的手法都错了。齐藤先生很高兴的点起一支烟,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。“呐,兰,你猜那是谁?”齐藤先生故意说得很大声,不明所以的我只好抓了抓头发。但那个清洁工却佝偻了一下身体,接着很快向远处走去。齐藤先生吐出一口青烟,很得意的告诉了我难以置信的事实。“记得那天晚上的警察吗?就是这个家伙啊。”“啊?”我张大了嘴巴,看着那个几天前还飞扬跋扈的人落荒而逃。想必现在的他一定在内心和脸上都流着悔恨与耻辱的泪水吧?得罪美铃社长的下场实在已经不是凄惨能够形容的了。有他做前车之鉴,以后我要更加小心才是。目送丧家之犬消失在拐角处,在心中为他默哀后我和齐藤先生走下了楼梯。转过几个弯,随着职员休息事的门被打开,我便在这个早晨第二次感到惊讶。“这是……”我说话的声音非常轻,因为爱丽丝正裹着毛毯,蜷缩着身体躺在沙发上做着好梦。她红彤彤的脸上含着笑意,无邪气的容貌配上可爱的睡姿看起来简直像是个小天使。不过天使就应该乖乖的呆在天堂,为什么会出现在地狱魔女的城堡里?齐藤先生探头张望后示意我把门关上,等到门板被小心的掩起来,他才开始向我说明。“雷蒙德认为我们缺乏对付西方妖怪的能力,所以让爱丽丝留下来协助我们。”“啊?妖怪还分东方西方的吗?”“你这家伙居然连这种基础知识都没有,是不是天天都在混日子啊?”又被责备了,于是我痛下决心要从今天开始恶补专业知识。不过在那以前,我的良心还有发言的欲望。“不管怎么样,让一个小女孩连床都没得睡,未免也太过分了吧?”“有什么办法?和美铃一起住肯定会被带坏,风那个家伙也不可能。我虽然愿意,但美铃和风都反对。剩下的只有你这小子了,怎么样?”如果住在我家,恐怕条件会比住在事务所里更糟糕吧?我只好摇摇头,无可奈何的摊开手。不过齐藤先生这个家伙……让爱丽丝和他一起住,那简直就是把小红帽跟大灰狼关在一个房间里啊!看来今后我又多了一项神圣的使命,那就是斩断面前这个男子伸向爱丽丝的邪恶之手。只可惜如此伟大的决心并不能宣之于口,否则国际妇女儿童联合保护协会说不定会发奖章给我哪。

女生是感觉动物,明明小弟弟已经冲破头,只要气氛不对,照样一副冷感样!想要让她重拾鸡情,就要把握五个重要关键,就不用内心焦虑不怕她买单啦!

  新浪港股讯,申洲国际(02313)现价跌5.15%,报85.7元;成交约275万股,涉资2.41亿元.盘中低见85.05元,失20天线(86.97元)。

  原标题:连线14国 中医专家把脉疑难病例现场送药方

,,手机麻将可以提现棋牌游戏
 


Powered by 二八杠游戏平台下载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